九局下半

看球过于zqsg会引起自杀冲动,我哭辽,你呢

马鸭,三米情话满分!!!!!

虎扑直男怎么回事????????????

卧槽!!!!!!!!我快写完了我点了删除!!!!!!!!!!!!!!!没有存稿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他妈疯球了!!!!!!!!!!


【皮水】daydream (上)

 #在哭的同时激情肝爆好了

#另外看见主席的五指山我想搞他

   马德里的天蓝得让人烦躁,拉莫斯在训练中又一次罚丢点球时恶狠狠地踢了立柱一下。他倒在草地上,四肢摊开闭上眼睛。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又不是比赛。

   放屁,你忘了上星期的训练你也罚丢了两个吗?拉莫斯听见一个欠揍的声音在他耳旁边吹气边喋喋不休。“我操你.....”拉莫斯正打算好好搞一顿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但他睁开眼后半道哑火,他扭头发现所有人都在绿茵场那头鬼哭狼嚎吱哇乱叫打成一团,根本没人在他旁边。除了那根被他踢了一脚的立柱。他盯着那根立柱看了一会儿,那个声音没再出现。拉莫斯从草地上爬起来,绕着柱子转了半圈,突然出脚又狠狠地踹了那根可怜的立柱。他叉着腰又一次盯着那根柱子,声音也没再出现。我可能是个傻逼,拉莫斯把耷拉下来的裤腿撩到大腿根摇摇头向他的队友跑去。

     纳乔盯着队长认真训练的背影悄悄地对阿森西奥说:“你不觉得今天队长有哪点不对劲吗?”他俩勾肩搭背地站在原地盯着跑来跑去的拉莫斯看了好久,阿森西奥犹犹豫豫地开口:“他。。他今天没在训练的时候把莫德里奇当洋娃娃一样抱来抱去?”纳乔恨铁不成钢地捶了一下阿森西奥的脑壳:“明明就是他今天没和卢卡斯争着去摸托尼的脸——你这个蠢货!”伊斯科跑过来捡球时听见俩人神神叨叨的分析撇了下嘴:“傻逼,这都看不出来吗???队长把裤腿放下来了。”他们三个站在场地边上看着拉莫斯今日规矩的甚至有点拘束的动作和神情一时没了声音。“我看是明年可能要去踢欧联队长心里难受。”阿森西奥同情地看着拉莫斯努力的身影,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让贝尔多拿球,反正踢进踢不进大家都骂他。

    

    拉莫斯心里是真的不好受,裤腿放下来他觉得大腿皮肤有点呼吸不畅,他刚伸手打算把裤腿重新撩到它该待的地方时,那个声音又出现在他耳旁:“你是不是想我了?”拉莫斯马上顺手把裤腿向下扯了扯,尴尬地对着场外的摄影师们提了提嘴角。他真的不想被拍到自己对着空气大吼大叫的样子。

   “这就对了,我不喜欢你花花绿绿的大腿被别人拍来拍去传到网络上。”那欠揍的声音听上去极为满意拉莫斯刚刚的举动,拉莫斯耷拉下脸,阴郁地想着今天的训练图一出来大标题肯定是:震惊,皇马队长在新教练上任之际循规蹈矩企图保留自己队中恶霸地位。但这不重要,怎么能让这他妈的不知哪来的声音闭嘴呢?拉莫斯喝了口水,盯着一旁莫德里奇因运动上下扑腾的金发暗自盘算。果然,那声音又一次响起:“不要盯着他看,我不喜欢你和他那么亲密。”拉莫斯在嘴角发出一声嗤笑:“不管你是谁,我可以肯定我们并不亲密。”“得了吧塞尔吉奥,我才不会说出我是谁。”那声音突然贴在他的耳朵旁,然后拉莫斯感觉自己的耳垂湿润了一下。“我操你妈!!!!!”拉莫斯猛地弹到一旁瓦拉内身上,捂着耳朵嘴里骂骂咧咧。瓦拉内被吓了一下跳,嘟嘟囔囔地把他突然发神经的队长推开,拉莫斯非常不好意思,他只能咧着嘴睁大双眼用色相让他的后卫忘掉刚刚的尴尬。 卢卡斯叹为观止,他就应该用这一招吸引托尼来忘掉他层出不穷的调戏。纳乔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加油伙计,虽然你并不能笑得比队长更好看。”

   

    训练结束后,他们洗洗漱漱完坐在餐厅时,发现来迟的马塞洛正举着手机笑瘫在门口,蓬蓬头一点一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拉莫斯接过他的手机,上面赫然写道:巴萨著名球星杰拉德·皮克因球队在国家德比中大获全胜,心情十分激动的皮克在骑着电动车外出兜风时因速度过猛来不及刹车,没有戴头盔及其他防护用具的皮克撞在一棵树上导致昏迷。拉莫斯笑得直不起腰,真他妈的傻逼,他一边笑得咳嗽一边和马塞洛击掌。他看到皮克伸出五个指头的时候气得冒烟,满脑子都是让这个加泰罗尼亚蠢熊赶紧出点什么事故消失,没想到还真有点用处,早知道就让他去死了,省得以后德比还得躲避他黏黏糊糊想抱一下前队长的眼神。

  

    拉莫斯从地上站起来,那个声音忿忿不平地说:“以后你们踢西乙遇都遇不见了,你就是这样对待前国家队队友的吗?”

      tbc

   
   我渣团绝不降级!!!!我就xjbx,对应他们xjbt罢辽
  

  

 

就在昨天,我的好朋友和她的男朋友分手了。

我还是希望他们在一起,毕竟是她喜欢了那么久好不容易在一起的男生。我想让他们在一起,我承认这中间夹杂着一点私心,我想让她天天开心每天甜甜蜜蜜,就好像这样我的那些时光可以永远延续下来,这辈子都不会结束。

期待他们能够重新突破不论是误会还是怎样的屏障继续在一起,小情侣嘛,对吧。

我真的把所有的关于爱情的美好愿望都寄托在她的身上,就算是我们联系逐渐减少,各自都拥有了新的圈子,可能我们之间会有摩擦或者别的什么,但在我心里,她是我整个灰暗的中学时期中唯一的光。我真的很喜欢她,那几乎可以称得上爱了。那种我爱另一个我的爱。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把她当成我唯一的朋友,她承载着我所有的希望,大概这就是我终于当了她阿爹的理由吧。

当然这种关系是不对等的,她会把一些东西忘得干二净,我会感到有点伤心,但也就那么一点儿,我知道我之于她没那么重要,我不在乎。

哪有什么真的对等的关系呢,就这样吧。

然后,她分手了,我的青春结束了。

想跟着音乐在阳光下扭屁股(๑ºั╰╯ºั๑)

我真的发现没什么看了回头扣糖就很棒棒(。・ω・。)ノ♡

不知道在哪搜刮来的图,阿水笑得真的是傻乎乎的诶

【双关】往后余生

     #关宏宇视角

   #还是很喜欢这种关二校园纯情实录的感觉

   #马良这首歌真的戳到我了所以我就来肝一篇٩( 'ω' )و

 
      天渐渐凉了,关宏宇支着下巴扭头看向窗外。现在正在上课,操场上空空荡荡的,风吹过,裹挟着无数杨树叶子在绿色的草皮上滚动。这得多难打扫啊,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关宏宇看着一个穿着蓝白相间校服的身影拿着扫把百无聊赖地想着。拿扫把也这么一板一眼,还挺有他哥那呆样儿,关宏宇翻了个白眼转脸回来打算听课,这用脚趾头想想都不会是他那品学兼优的好哥哥,这正上着课被赶出来打扫卫生听上去倒挺像他关宏宇干出来的事。他正听着课被他的同桌捅了捅胳膊:“今儿怎么想起来听课了?昨天被你哥骂了一顿转性啦?”关宏宇不待见他那贱样儿,冷哼一声:“学习使我快乐,你懂什么。”接着不理他同桌,坐得端端正正地开始听课,听课前他又扫了窗外一眼,那倒霉蛋现在开始跑圈了,估计还得叫家长,挺好,不能让教导主任整天就觉得他关宏宇不干好事。

       下了课崔虎蹭到他旁边结结巴巴地开了口:“诶那什么..小...宇,你那..那帅哥哥可..可是现...现在...罚跑圈呢。”“放屁,”关宏宇大手一挥,“不可能,今天早上他还在国旗下演讲——一副人模狗样的,锻炼身体还差不多。”就在关宏宇吐槽他哥那弱不禁风的身板前一秒,崔虎扯着他到窗户边看操场:“你...你别..别不信,自..自个儿..看去。”关宏宇不耐烦地站起来往不知何时聚集起很多人的窗口走去,他拨拉开人群眯着眼看向操场,然后他睁大了眼睛,见了鬼了,那个上课扫地跑圈现在还在跑圈的倒霉蛋还真是他哥关宏峰本人,别问他为什么现在才看出来,因为他还看见了刘音。

       关宏宇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他扭脸就走,等下了一半楼梯他才清醒过来,他去给人小情侣添什么堵,于是他马上转身上楼,跺得楼梯“咚咚”响。回到座位上,他还是阴着脸,英语课代表让他帮忙发卷子,他还恶狠狠地瞪了小姑娘一眼。但课代表也不是吃素的,小姑娘伶牙俐齿:“关宏宇你知道你为什么没你哥讨人喜欢了吗?”关宏宇抿起嘴,眼神带着恶意,他上上下下地看着课代表,最后笑了一下:“你这么喜欢关宏峰去和刘音争啊,怎么着还想让我给你做媒人?就你也配?”小姑娘气得泪花都出来了,她一跺脚给了关宏宇一耳光转身哭着跑走了。英语老师在门口撞上了课代表,问清楚了情况虎着脸让关宏宇滚出去陪他哥跑圈去,末了还恨铁不成钢地加一句:“狗屁不通的东西。”

     此时的关宏峰上气不接下气地跑着圈,刘音早就回去上课了,她把水留在操场旁边的草皮上,带着点担忧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她想留下来陪着关宏峰但这是学校。而心里念叨着该留的走了不该来的偏来的关宏宇溜溜哒哒地走过来,站在那水旁边等着他哥。跟开运动会似的,关宏宇看着他哥慢腾腾地跑过来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伸手把水递给他。关宏峰跑不动了,慢慢走过来喘匀了气接过水不喝,先问他弟:“怎么不去上课?”关宏宇把水打开,递到他哥下巴上,有点不耐烦:“得了吧哥,都这样了还教育我呢,喝水喝水。”关宏峰喝了一口,有点咳嗽,关宏宇搀着他慢慢地在操场上走着,生怕他哥这柔弱身体猛地一锻炼受不了。走着走着关宏宇想起来他哥昨天训他的嘴脸心里特不是滋味,他闷声闷气地开口:“你怎么被罚了?昨天教育我不是挺有精神的?是不是昨天骂我骂得痛快今天开始骂老师了?”关宏峰瞪了他一眼:“没有的事,别胡说。”又走了一会儿,关宏峰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就今天早上和班里一个男同学起了冲突,被老师逮着了。”关宏宇新奇地看着他哥往外冒汗的白净脸庞:“不能吧哥,你一好学生可别被我带坏了,你都不想想你那些小迷妹们知道了心里得多难受?”关宏峰摆了摆手:“小什么迷妹,没有的事,别这样说同学。”顿了顿又开口:“我还有两三圈就跑完了,得赶紧回去上课去,你也别在外边遛了,赶紧站门口听你老师讲课吧,这次我就不问你犯什么错了,毕竟我有错在先没给你起好带头作用。”关宏宇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哥那充满学习的榆木脑袋,不明白他只是比他早出生了几分钟,怎么有种比他大几十岁的感觉。

        他必须搞清楚到底是谁因为什么原因和他哥起的什么冲突,他哥这种人不可能因为一点小事就被老师罚出来,他思前想后决定找刘音问问。在此之前,他陪着关宏峰跑完了剩下的几圈乖乖地回教学楼站在门口听英语老师讲课。关宏峰管他弟还挺有一套的,英语老师撇了一眼规规矩矩站在门外听课的关宏宇默默地想。

         这节课下课就是要吃午饭了,下课铃一响关宏宇赶忙跑到楼上等着重点班下课。他等了好半天那班主任才夹着教案从班级出来,女老师一看关宏宇站在门口,脸色有点复杂:“来找你哥?”关宏宇连忙站直脸上笑嘻嘻地:“对对对老师,您上课辛苦了,现在去吃饭食堂人少呢,您快去吧一会儿没位置了。”女老师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听你哥话吧啊,我瞅你哥挺不容易的。”关宏宇莫名其妙地目送女老师离开,什么乱七八糟的,敢情这老师一直还处在那种长兄为父的年代没缓过来?他转过头蹿进关宏峰的班,他哥正在补笔记,刘音坐在第一排也没动,好像等着关宏峰写完了两人一起去吃饭。关宏宇不敢惊动他哥,直接坐到刘音身边,悄声问道:“音姐,我哥这怎么回事啊,早上不还演讲地好好的吗?”刘音看见他还有点生气:“还不都赖你,起开,我不想和罪魁祸首说话。”说完就拿起书包和别的女生走了。关宏宇更是莫名其妙了,不过他还是有点高兴刘音没有和他哥一起吃饭。他暗暗高兴了会儿,一回头看见他哥补完笔记抬起头正看着他,他愣了一下,摆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走吧哥,咱吃饭去。”关宏峰也笑着点点头站了起来:“走吧,好久没和别人一起吃饭了。”关宏宇哼了一声:“骗子,我每次见你你都和刘音一起吃饭。”关宏峰好脾气地笑笑:“碰巧坐在一起,你别瞎想,你才在学校吃过几回饭,不都是和崔虎他们一起出校门吃的吗?”说着还摸了摸关宏宇刺刺的头毛,关宏宇借着他的手站了起来,然后揽着他哥的肩向外走。

       在下楼梯的时候他趴在关宏峰的耳朵旁问:“哥,今天怎么回事啊到底,一个两个都说怨我。”关宏峰把他的脸推到一边,挺不自在的:“别这样,痒。”关宏宇挺不满意他哥这种顾左右而言他的态度,但他也不好再问,不过确定了刘音不是他嫂子他还是挺高兴的,他就知道他哥这种只爱学习的人是不会谈恋爱的。关宏宇美滋滋的和他哥一起吃着饭,但他还没不警觉到忽视几个男生那不怀好意的眼神。他恶狠狠地瞪了回去,手指节摁得“咔咔”直响,那几个男生收敛了一点,但关宏峰倒是没注意到这暗流汹涌的交锋,一个劲地给关宏宇的盘子里夹肉。

      到了下午上课的时候他才和他哥分开,走的时候还警告他哥:“哥,要是有人找你事来找我记得没?”关宏峰一脸认真:“我没事,你以后别惹事就行了。”关宏宇无奈地摆摆手:“得了得了,当我没说。”他回到班里总觉得哪里很不对劲,他坐在位置上冥思苦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放学的时候,刘音不知道为什么来找他,她看上去很着急,关宏宇连忙出去问她出了什么事,刘音慌慌张张:“你哥被几个男生带走了,就今天上午你哥打的那个男生的几个混混朋友。”关宏宇不知道是该先感慨他哥终于会惹事了还是先问到底怎么回事,他慌得有点晕头转向,赶忙听着刘音指示骑上自行车就往学校后巷赶。

      后巷的路曲曲折折,他好不容易才找到被几个混混堵到墙角的关宏峰,他哥这会儿已经挂彩了,左眼角和嘴角被打破正流着血,校服被扯得七零八落。关宏宇气得抄起砖头就冲过去,几砖头把那几个混混头拍得“咚咚”响,几个混混没有准备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关宏宇趁机抢过他们手里的棍子又开始新一轮地拼命。跟在后面的崔虎和刘音带着老师赶过来赶紧拉架,关宏宇早就打红了眼,把他拉开的时候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最后还是关宏峰一把抱住他弟让他平静下来。周遭乱哄哄地,关宏宇把头埋在他哥的肩膀上,刚刚单方面殴打混混们的神气儿全不见了,他扁扁被打破的嘴角,眼泪扑簌簌地掉在关宏峰脏兮兮的校服外套上,抽抽噎噎地说:“关宏峰你能了啊不是,你..你要是出了事,我怎么办...”关宏峰揉了揉和他差不多身高的少年头顶,紧紧回抱他,轻声安慰着:“没事没事了啊小宇,哥不是没事了吗现在,别哭了啊,没事了没事了。”关宏宇毫不领情:“那要不是我赶过来你会怎么样?你想过没?”刘音扯开他俩,指着关宏宇的鼻子怒气冲冲地说:“要不是你你哥能被打吗?”关宏峰连忙拉住刘音:“没事没事别说了。”刘音一把甩开关宏峰,继续指着关宏宇的鼻子:“你不就想知道吗,我现在就告诉你,今天早上有个男生嘲笑你学习不好估计出生时脑子没长好被你哥听见了,你哥扑过去把他打了一顿,那男生不敢还手还去告老师...现在满意了?还想继续怪你哥?你都不想想上次教导主任罚你打扫操场你一撂挑子走了后来没找你事是谁帮你的?还有上上次...”关宏峰拉着她的胳膊:“刘音别说了,真没事的,小宇都受伤了别说了。”

        关宏宇看着他哥难为情的脸,明明是一模一样的脸,但他哥怎么就那么温柔呢,他心里酸酸涩涩的,然后吸吸鼻子咧开嘴角对他哥挤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哥,我以后都听你的,你有事能不能不要再瞒着我了,我都听你的,真的真的,我不惹事了。”关宏峰拉过他抱了抱他那从不让他省心的弟弟,真心实意地说:“那就好,现在先回家吧,以后听我的就行。”他俩等到事情处理完后,一起推着自行车走在回家的路上。

         “你说你以后都听我的。”

          “哥以后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都听你的。”

          “真的?”

          “那当然了,我命都给你好不好?”

           .......

      关宏宇回想起多年前自己无意中的那句话悔得肠子都青了,他真的想喝酒,但喝了酒就上不了床,还会被他哥一边赶去睡沙发一边说什么“是个背信弃义的小人”。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