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局下半

whatever

一发小脑洞

#第一次下笔轻喷_(:з」∠)_

  下雨了,艾格西坐在窗前呆呆地看着那片被雨滴坠得不时颤动的绿叶,屋子里倒是暖烘烘的,但是哈利不在。艾格西不知道这么多年哈利都是怎样一个人在下雨时坐在这把椅子上慢悠悠地喝着咖啡看着报纸的,那也太无聊了吧,艾格西想。
  JB晃动着小短腿一扭一扭地拱进艾格西的两腿间,艾格西只好将他抱起来搔搔他的耳朵,JB满足地嗓子里咕噜咕噜的响着,抬起脑袋看着主人却发现主人又开始新一轮的神游,JB吐吐舌头又趴了下来。“嘿,小笨狗,你说哈利什么时候能回来啊,我可能有点想他了。‘’艾格西一边顺着毛一遍放空。
  壁炉里木炭轻微破裂声成了这屋子里唯一的声响,太静了。房间里的年轻人像一只耷拉着脑袋的JB一样无精打采甚至有点绝望,“我为什么这么想念哈利呢?他只不过。。。好吧,没有什么只不过,他是最好的。‘’艾格西自言自语,他有点恼怒自己连老绅士不在身边时也找不到抱怨老绅士的理由,那个风度翩翩,有着两条辣极了的长腿的男人简直是个妖精,艾格西忿忿地想。
  不知过了多久,在年轻人都快睡着了的时候,JB突然从主人腿上跳了下去,年轻人睁开惺忪的双眼,听到门口传来了脚步声,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他有点激动,他从昨天晚饭后就没有见过他的导师了,想念这时候快到达顶峰,门廊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艾格西突然站了起来,门开了,年长者面带疲色地撩起松散的头发,还没来得及和艾格西说句话,激动的年轻人就一下子扑在他身上,哈利被冲得后退几步贴在墙上,“Easy,young man...‘’他的话头被年轻人湿漉漉并且饱含委屈的绿眼睛止住了,艾格西重新将头埋下去,闷声闷气地说:“哈利,我觉得我有点想你。”哈利垂下眼睛微微笑着,眼角的细纹也柔和起来,他揉了揉怀里毛茸茸的脑袋:“我也是。”

    然后干了个爽(大雾)(ಡωಡ)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