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局下半

whatever

【皮水】求你离我远点 番外2

 
#万万没想到还有2吧!!!!!十分老套的灵魂状态皮主席出现了!!!!

#整个就是莫名其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灵魂伴侣梗

私设:灵魂伴侣们在意识到爱上对方之前都会有不同症状出现,比如在见面之后一段时间里老是很倒霉鸭,生病不断鸭,突然攻击力爆炸鸭等等等等。私设如山

   皮克睁开眼睛发现世界都变了,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在做梦,皮克用力踩了身旁睡着的拉莫斯一脚。他有点担忧地发现拉莫斯根本没醒,甚至把头歪在了坐在一旁的伊克尔的肩膀上。

   下一秒皮克发现了这强烈的违和感来源何处:他刚用力踩的拉莫斯不是他的那个,更准确地说还不是他的那个。眼前睡得毫无形象的安达卢西亚少年留着长发,穿着短袖的胳膊上还是一片白皙。皮克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而且更让他崩溃的是,他触碰不到拉莫斯。从某种程度看他好像变成了吓哭隔壁小孩儿的那类东西。皮克十分容易地接受了目前境地,毕竟他也想知道伊克尔到底有没有对拉莫斯抱有不轨之心。

    大巴终于停下了,皮克跟着人群一起走出去,他踩了无数只脚终于在没有人感受到的跌跌撞撞中跟上了拉莫斯,这个水灵灵的背影正在被伊克尔揽着,两人亲亲密密地对视着大笑,皮克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什么东西,他和拉莫斯在一起快两年了两人也没揽在一起光明正大地走在路上,气得皮克对着一旁的石子就飞起一脚。出乎皮克的想像,他竟然没有从石子上穿过去而是实实在在地让石子飞起来并且恶狠狠地打在伊克尔头上。太他妈准了,皮克振臂高呼。这简直比接到梅西的妙传还让人难以置信的快乐,皮克忽略掉不知哪里的声音提示他根本就没接好过几回这件事而是兴奋地朝拉莫斯扑了过去,当然他就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他不能触碰到有生命的物体。皮克揉着摔得发昏的脑袋终于认清了事实。

    周围的记者朋友们正疯狂地按着快门,他们激动地表现让伊克尔有点不好意思甚至朝着发火的趋势发展,拉莫斯连忙拉起他快步走进酒店:“不要生气,我猜是哪只小鸟的筑巢工具掉了。”“小鸟”皮克跟在他们身后,面色阴沉。他不该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他不想在好不容易找到真爱后还要被迫欣赏真爱之前的疑似情感经历。他只想回到拉莫斯的床上继续抱着那个浑身花花绿绿的男人睡觉而不是看着这个干干净净的小子和别人调情。也许这不叫调情,皮克垂头丧气地补充,但这让他生气。

   置身于皇马领地中让他比想象中更不开心,他疲惫地坐在大堂角落沙发里,偷了一杯柠檬水怔怔地看着窗外。他搔了搔自己的大胡子,决定利用自己的头脑摆脱现状。首先,昨晚他是抱着拉莫斯睡着的,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拉莫斯,这说明搞不好他就是被拉莫斯带进来的,这事都怪拉莫斯。皮克心安理得地把罪名按在爱人头上,继续分析,如果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他只需要抱着拉莫斯睡一觉就可以恢复正常了。他有点高兴,毕竟他还没有和这个年纪的拉莫斯同床共枕过。他正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渐渐昏暗的天空,但是太阳怎么也不肯落下,真是执着,他冷哼一声,却没想到下一秒他期盼已久的身影就出现在眼前,他们离得太近了,鼻尖都要碰上了,皮克睁大眼睛,气都不敢喘,满脑子都是怎么可能发现我不是所有人都看不到我吗这个人怎么回事我就说是他把我拉到这个鬼地方的,但拉莫斯离开了他,坐在皮克对面的椅子上,眼睛挪开看向坐在皮克旁边的伊克尔。其实说是坐在皮克旁边不如说是坐在皮克身上,但伊克尔当然什么都感觉不到,他拿起皮克的柠檬水一饮而尽,然后开始和拉莫斯闲聊。皮克听着他们谈论起明天的训练,从另一个角度参与和拉莫斯的闲聊感觉很是新奇,他看着落日的余晖将年轻的拉莫斯镀上一层金边,那双棕色的大眼睛被光线照射成半透明的琥珀色,拉莫斯在笑着,恣意自由的光芒点亮了他秀气的面庞,他可真好看,皮克心里暗暗的想。

   “……那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伊克尔开口,皮克刚一直盯着拉莫斯早就没有注意他们在聊什么了,拉莫斯还是笑着,眼神带着一丝狡黠,他说:“年轻的爱情总是希望更深沉些,大概一个眼神能传递所有,但等老一点,反而希望有人能够把爱说得更直白。”一种无法形容的东西顺着他的睫毛铺散来,他眨眨眼睛,扑棱棱的睫毛上下翻飞就像蝴蝶,皮克觉得心里充满了扑棱蛾子,该死的,尽管知道拉莫斯看的不是他,但他还是心动得没办法控制。伊克尔没有说话,只是拿出了手机刷起推特假装听不懂人话,接下来皮克发现他不仅听不懂人话还不干人事,因为伊克尔指着手机上一个女网红的照片对拉莫斯说:“你觉得她像是以后你的新娘吗?”拉莫斯更加直白:“不够骚。”

     ????

     皮克难以置信地看着刚刚一脸纯真相信爱情并且傻兮兮地表达对此看法的拉莫斯在对待女人的方面却如此直截了当。所以他们刚到底说了什么成为皮克永远的不解之谜。伊克尔又坐了一会儿起身离开,加入队友们开的趴体,只留下拉莫斯和两杯柠檬水。拉莫斯拿起水喝了一口,在起身离开前意味深长地看了皮克坐的地方一眼:“那么你呢?”皮克呆若木鸡。

    这种莫名其妙的情境简直不科学,当然如果你处在一个别人都看不到也摸不着的境况中你也不能谈论科学,但这一切似乎都在暗示着什么,可怜的皮克一点头绪也没有,思来想去他决定和拉莫斯先睡一觉再说。虽然那是拉莫斯,但毕竟不是他熟悉的那个,这说到底有种偷情的嫌疑,皮克不能说他不兴奋,他更多地是害怕。他顺着人流找到拉莫斯,跟着他回到房间,洗漱上床睡觉,一切顺利地就像他和拉莫斯往常的样子,他蹭进拉莫斯盖得好好的被窝,虽然他触碰不到他,但他还是选择握住拉莫斯的手。在拉莫斯关掉床头灯的时候,他眯起眼睛问皮克:“那么你呢?”皮克的世界在拉莫斯关掉灯的那一刹那变得无比黑暗,而拉莫斯在他耳旁说的那句话却一直盘旋,他昏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皮克看见围在他腰间那条花花绿绿的胳膊时松了口气,他难掩颤抖地抚摸着熟悉的胳膊,随后听见拉莫斯含含糊糊地说:“geri别闹,再让我睡会儿。”皮克想了想握住那只手,拿起手机拍了张照片。

      半个小时后拉莫斯起床,他迷迷瞪瞪地看到手机上各个社交软件的小红点越积越多,他打开手机,向上一拨拉,两只他一样熟悉的手交握着出现在杰拉德·皮克最新的一条推特上,还有两句话:

     “早上好sese,

      希望以后每天都能这么说:D”

 
     当然随后出现在皮克耳边的就是那句:“我操你妈的杰拉德·皮克!!!!!你他妈想干什么?????????”

 












         END

     大概就是皮主席认为自己做的梦暗示着拉莫斯想让他公开叭XXXXXXD

 

   
  

 

评论(4)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