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局下半

whatever

【皮水】 求你离我远点 下

一日两更 真的累死 球球大家对我疯狂发射小红心

(。・ω・。)ノ♡

#灵魂伴侣梗

私设:灵魂伴侣们在意识到爱上对方之前都会有不同症状出现,比如在见面之后一段时间里老是很倒霉鸭,生病不断鸭,突然攻击力爆炸鸭等等等等。私设如山

     皮克觉得很奇怪,要不是拉莫斯在他队友的社交平台上保持着三天一块皮五天半张脸的露面几率,他还以为拉莫斯出了什么事情。他翻出手机,又一次调出几周前两人最后一次的消息记录,然后目光放在了那个“好”字上,这非常地不对劲并且非常地不拉莫斯。在他的印象中,一般当他说出类似的话时拉莫斯就会真的像吃了枪药一样突突突地一发十几条来轰炸他的手机,但是这次,拉莫斯既没有气急败坏地发“也不知道是哪个狗东西整天骚扰我”也没有一脸轻蔑地嘲讽“哦,原来你还有点自知之明”之类的,他只是回了一个“好”。皮克看了半天,后知后觉到拉莫斯生气了。但这只是平时俩人互怼的日常保留项目啊,皮克十分不解,难道是上次比赛时输了才会这样?开什么玩笑,皮克又否定自己,那只是一次热身赛,又不是国家德比,拉莫斯半小时铲倒自己四次还没找他算账,他倒是生什么气?皮克越想越生气,“啪叽”一下把手机扣在桌子上。

     拉基蒂奇看着皮克气呼呼地坐在地上,还把一旁的瑜伽球一把抛到健身房的墙上,然后球又反弹回来砸到了皮克的后脑勺。他强忍笑意问皮克到底出了什么事如此愤怒,皮克撇了撇嘴:“还不是因为该死的塞尔吉奥在生气。”拉基蒂奇摸不着头脑:“那你在气什么?”皮克呆了一下,小声说道:“我也不清楚。”拉基蒂奇思考了一下也理不清皮克脑子里的一团乱麻,就试探地问了句:“下周我要去马德里找卢卡,一起吗?”皮克想都没想断然拒绝:“不,我要让塞尔吉奥道歉,在那之前他别想见到我。”“……那好吧,虽然不管你们之间出了什么事,还是要尽快和好吧,明年就要一起去比赛了不是吗?”拉基蒂奇虽然听不明白皮克在说些什么但他到底是一个明白人,并且就算队友们都认为拉莫斯和皮克之间形同水火他还是在心里坚持这两个人其实关系比想象中亲近很多,他才不相信两个相互厌恶到极致的人会替对方说话。

     皮克见拉基蒂奇离开了健身房,他想了想点开手机开始查找最近马德里有没有什么比赛演唱会之类的活动,他认为他需要让拉莫斯为自己的行为道歉之后就出现在他眼前,并且告诉拉莫斯自己有多么宽宏大量。在这一刻,皮克不仅为自己的高尚而感动,更是为提供了宝贵建议的拉基蒂奇而感动。

   但在他苦苦寻找之下,却发现没有任何一个理由值得他从巴塞罗那跑到马德里。皮克很认真地在发愁。不过转机很快就到来了。

      拉莫斯在连续十几天不理他后第一次主动给他打了电话,皮克看着手机屏幕上笑得张牙舞爪的人一瞬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惑,如果拉基蒂奇还在的话就能看到皮克滑开屏幕的手指有点颤抖。

      “se...sese?”皮克可以说是极为不确定电话那头从性别到身体特征的人是谁,但好在拉莫斯的声音下一秒就在一片嘈杂声中钻入他的耳朵,直击天灵盖,“是我,”拉莫斯的声音少见地带着点轻松,“geri,想和我一起去喂天鹅吗?”

      皮克半晌吭吭哧哧地回了句:“不许叫我geri。”

      “……”

     可能觉得自己也真的是太傻逼了,皮克小声补充到:“你讨厌我,sese。”拉莫斯实在没见过这种路数的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那边皮克又急着开口:“我不讨厌你所以我可以叫你sese。”拉莫斯终于按耐不住脾气了:“少他妈废话杰拉德,我爱叫你什么就叫什么。”可能是电话那头的沉默让拉莫斯想起了正事:“下周二过来和我一起喂天鹅,我知道你听到了geri,有事也不许推脱。”两人又陷入了沉默,皮克能从电话里听见拉莫斯在走路,他能想像到现在的马德里华灯初上,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在街头懒懒散散,他莫名其妙地就笑了起来,拉莫斯肯定是戴着墨镜,不然这通电话他都打不完,有那么多不论是热爱他还是痛恨他的人存在于马德里各个角落,说不定不戴墨镜的话走到半路就会被讨厌他的人拉起来打一顿,皮克停止了想像,因为他明知道会有更多的人扑向那位为皇马挣得无数荣誉的队长,可能还会有许多不知廉耻的女人贴上去,皮克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用不知廉耻这个词,他不该为他的国家队队长羞辱女性群体,那些性感火辣聪明可爱的人类都是造物主创造的奇迹,他得为自己的莫名其妙道歉。皮克出神地想着,没注意到那头拉莫斯的脚步停了下来,拉莫斯轻轻地说:“geri,我没有讨厌你,一天也没有。”电话就挂断了,好像那句话从来就没在这世上停留过一秒。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皮克的心就像充满了汽水溢出的泡沫一样,咕咕嘟嘟噼里啪啦的泡沫从上到下将皮克洗刷了一遍,他觉得自己变得崭新了起来,谁能想到自己的可以说是死对头的一句话能带来这么大的效果呢?他决定要和拉莫斯主动改善关系,尽管拉莫斯有时候脾气很坏,但他是一个对伙伴情深义重的好人。如果不是梅西打趣他在傻笑并且散发着粉红泡泡,他还能在心里多夸拉莫斯一会儿。

     接下来两三天就正式进入了冬歇期,皮克在家里老是有点坐立不安,他觉得可能是因为对马德里有点恐惧,或者是因为拉莫斯和天鹅这两种完全不能在他脑子中重合的物种在干扰,也不是说人类和天鹅在生物学上的物种关系,而是说拉莫斯与天鹅完全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极端值。其实皮克也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他觉得这完全是上次脑门儿撞在更衣室门上带来的眩晕感还没下去。但他还是选择先把行李收拾一下,甚至在寻找衣服时翻出来一件很久之前他特别喜欢但是一直没再找到的风衣。他把风衣在身上比划了一下,决定穿着去和拉莫斯一起喂天鹅。

     傍晚的马德里其实有点冷,皮克紧了紧风衣向之前他和拉莫斯一起喝过酒的湖边走去。这会儿没什么人,皮克隔着很远就看到了拉莫斯坐在湖边的长椅上盯着湖里的天鹅发呆,他也穿着件风衣,只不过和皮克深蓝色的不同,他穿着件卡其色的,这也显得拉莫斯紧绷的脸看着温柔了几分。可能是隔得太远了,皮克撇了撇嘴。

     皮克走到了拉莫斯身前不远处那发呆的型男才听到动静抬起了头,就在拉莫斯发现是他的那一刹那,一种带着几分腼腆的笑容呈现在皮克眼前。皮克不由自主地站住了,他呆呆地盯着拉莫斯,满脑子都是sese笑起来眼角的纹路就像天鹅翅膀张开的弧度这种想法,他为自己这么晚才发现拉莫斯与天鹅的适配性而暗自气恼,也为自己没早点发现他是如此想念拉莫斯而郁闷。去他妈的江湖道义,他爱他眼前这个像天鹅一样的男人。

   拉莫斯看着皮克只顾盯着他连招呼也不打,心里奇怪和得意相交织,停了会儿走上前去抬起下巴盯着皮克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今天我想要告诉你一件事情。”皮克的嘴唇动了动还是没有说话,他在认识到自己心情的同时好像丢掉了语言能力。拉莫斯不打算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geri,我想..我爱上你了。”接着拉莫斯为了不那么尴尬,带着点紧张的笑意急急忙忙的补充道:“当然如果你稍加注意还能发现我就是你这辈子唯一的灵魂伴侣。”皮克睁大了眼睛,在他慌忙开口时还被口水呛到咳的脸都红了,拉莫斯担忧地看着这只傻乎乎的大头熊,在轻拍着大个子的背时他觉得自己可能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但接下来,皮克就是停不下来咳嗽还依然在风衣口袋里寻找着某样东西。
     

  终于,皮克带着胜利的微笑从口袋中摸出了一个小小的戒指,直接套在拉莫斯左手中指上,看着拉莫斯的惊讶表情,皮克哑着嗓子解释道:“在我知道有灵魂伴侣这回事的时候就买了这枚戒指,刚刚为了验证你讲话的真实性我找到了它,我以后见到你就不会再倒霉了sese。”皮克涨红着脸拉起那只带上戒指的手,紧张地握着它就像抓住了全世界:“我知道这是我的错,这么晚才发现。”接着又贴在拉莫斯耳边说:“我也爱你,sese,一直都爱。”拉莫斯甜蜜的棕色眼睛微微眯起来,回握着那只漂亮的,现在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手:“那这枚戒指我不会再还给你了,亲爱的杰拉德·皮克,这就是我给你的惩罚。”

   END

     俩人甜蜜蜜地腻在长椅上,皮克在夜幕下指着已经在休息的天鹅悄声对拉莫斯说道:“sese我觉得你像天鹅...”拉莫斯闻言用力抽出握在皮克手里的手:“操你妈的杰拉德我在你心里就是个鸟人?”

     今天的sese也是如此暴躁

评论(7)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