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局下半

whatever

【皮水】求你离我远点 番外

     #灵魂伴侣梗

私设:灵魂伴侣们在意识到爱上对方之前都会有不同症状出现,比如在见面之后一段时间里老是很倒霉鸭,生病不断鸭,突然攻击力爆炸鸭等等等等。私设如山

   拉莫斯从来没有想到在颁奖礼上亲莫德里奇一口这个事情会演变成今天这个地步。他头疼地看着各路社交平台上自己×莫德里奇的小黄文滔滔不绝地涌现,你写就写吧还艾特皮克,妈的,自从被皮克看到按着狠操一顿之后,卧室门都不让进了。

    今天的月亮也能直愣愣地照在没装窗帘的书房地上,拉莫斯躺在地上百思不得其解,我他妈不是挨操的吗为什么进不了卧室?????他很认真地一脸茫然,本来最近他和皮克就是聚少离多,各自为了踢比赛保持正常的火药味连打电话都是以脏话开头,他本来也挺享受,毕竟平时没那么多机会用脏话问候别人。直到那天皮克下了飞机一进门连招呼都不打直接提枪上阵,完了拉莫斯撑着酸软的腿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卧室门在自己面前被“啪叽”锁上,他一句脏话都没来得及出口。

     拉莫斯觉得自己脾气实在是太好了,皮克三天没让他睡床他就真的睡了三天地板,他还哄得着皮克,皮克说巴萨最牛逼,拉莫斯就当没听见,搞得自己好像真的做错了什么一样,不就是亲了莫德里奇一口吗?谁没亲过?拉基蒂奇还没上门找事呢。气得拉莫斯决定今天偷偷睡床。

     门没锁,皮克应该是睡了,拉莫斯蹑手蹑脚地靠近床,借着月光发现床上没人,他偷偷躺到床上,翻腾了一会儿还是坐起来拉开灯打算穿衣服出去找皮克。他十分烦躁地揪着好不容易长长的头发,嘟嘟囔囔地骂那只怎么着也不让他省心的熊玩意儿。就在他穿袜子的时候,皮克从床另一侧的地板上抬起睡得乱七八糟的头,他们四目相对,相对无言。

      在经过两人完成床上扭打、互相骂娘等传统项目后,拉莫斯气喘吁吁地压在皮克身上十分难以置信:“你是说你也睡了三天地板?”皮克放弃了挣扎:“我不能让你睡地板我睡床。”“......”拉莫斯有时候真的不能理解这个男人,他刚想扭头从皮克身上下去,皮克抓住机会翻身压在拉莫斯身上,他看着拉莫斯气冲冲的眼睛,吸了吸鼻子,把头埋在拉莫斯的肩窝,瓮声瓮气地说:“你不能就那样亲他,你是我的sese,和你的嘴唇一起都是我的。”拉莫斯气笑了:“我爱亲谁就亲谁,以后你爱让谁睡地板就让谁睡,我他妈受够了。”他用力想挣脱皮克但皮克死死抱着他,头埋在那儿一动不动。拉莫斯觉得肩膀有点湿,他停下了动作,带着点儿小心翼翼把皮克的头捧在他面前,皮克湿漉漉的蓝眼睛躲避着他,又吸了吸鼻子把手撑起来打算离开,拉莫斯心里叹了口气,认命地把嘴唇贴在皮克的嘴唇上,然后额头抵在皮克的额头上,皮克抱着他,轻轻地说:“对不起sese,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是很生气。”拉莫斯安抚着他的后背,一遍遍唾弃自己毫无底线但还是说:“下次不要这样了。”顿了顿别别扭扭地加上一句:“我很受伤。”皮克无所适从地看着拉莫斯颤抖着向他展示自己的柔软,他心里涌现一阵阵说不出的酸涩,横冲直撞鼓鼓囊囊地填充整个心脏。

        拉莫斯不常说我爱你,他更多的时候是眯着棕色眼睛,无声的爱意顺着长长的睫毛落在皮克蓝色的瞳仁里,他喜欢看着皮克,有时候甚至会带上点长者审视的意味,每当这时皮克就会把人抓过来接一个绵长的吻。而现在,这种被表现出来的爱意更深了一个层次,皮克用舌尖纠缠着那羞怯的爱意,他不知道怎么表达出自己对拉莫斯爱到极点而产生的忧伤。于是他身体力行把人再度按在床上狠操一顿,对男人来说,表达爱的最好途径就是操一顿。皮克抱着拉莫斯不住亲吻着他的额头,脸颊,嘴唇,指尖缠绕着拉莫斯汗湿的头发,然后他说了迄今为止拉莫斯听过最动听的情话:“sese,下次换你。”

      

    

评论(8)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