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局下半

whatever

【皮水】假如在霍格沃茨踢足球(上)

  
    终于对hp下手了!!!!!!!!!私自分院各种奇奇怪怪依然私设如山鸭٩( 'ω' )و

   “我不想玩魁地奇了。”皮克四仰八叉地躺在格兰芬多休息室的沙发上对莱奥说。莱奥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搞不清楚这个大个子朋友在想些什么,而一旁赶着作业的拉莫斯头也不回地怼道:“是不是上次练习的时候球砸到脑壳顺带把脑子也砸出来了呀?”皮克没有回答只是出神地盯着窗外,莱奥有点担忧,想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把魔药学课本掏出来预习,马尔福教授真的太狠了,每次上课提问答不出来就要扣二十分,真不知道波特--伟大又善良的波特教授怎么忍得了这个恶毒的男人。

     拉莫斯匆匆忙忙把曼德拉草的形状划拉完就放下了笔,他满意地把羊皮纸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然后塞进书包里决定出门找拉文克劳的莫德里奇一起玩。当他在霍格沃茨见到那个金发小个子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每年开学的学生中都有谁是和自己的小学朋友一起穿越国王十字车站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呢?他乐颠颠地从宿舍里抱出来一只足球刚打算出门就被躺着的皮克拦下:“sese,这是什么??”拉莫斯拍了拍皮克的脑袋:“亲爱的geri王子,这是你的脑子。”他才不打算和这头纯血笨熊解释他从麻瓜世界带来的宝贝,今天卢卡说有一位新朋友要和他们一起玩球,他可不想错过。皮克重新把自己摔进沙发里,费了半天劲才把魔杖从口袋里掏出来,对着早就跑得没影的拉莫斯背影装模作样地比划了一番。自从上次和拉莫斯一起练习击球被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游走球打到脑壳后,皮克就再也不想上飞天扫把了,他总觉得那个游走球是拉莫斯念过咒语专门打他脑袋的,莱奥为此不知告诉过他多少遍被他选择性忽略的事实:“geri,那
根本不可能,塞尔吉奥是第一个冲过去把你从扫把上救下来的,你不能因为上次吃早餐时和他吵架就把这个责任推到他头上。”“可他当时说了如果可以的话就给游走球下咒打我脑袋,你不能忽略这个。”皮克据理力争但被路过听了一耳朵的拉莫斯冷嘲热讽:“我要是有那个能力马尔福教授的发际线早就退到后脑勺了。”听上去虽然很有道理但皮克还是觉得马尔福教授的发际线本来就离后脑勺不远了。

     天气真好,拉莫斯看到站在大树下等他的莫德里奇由衷感慨,于是他飞起一脚就把原本抱着的球踢向大树,他知道莫德里奇可以停下它,但下一秒,球就从莫德里奇的胸膛上弹到了湖里,拉莫斯猛锤自己脑壳,他踢的明明就是自己的脑子。他有点沮丧地看着他的宝贝足球越飘越远,莫德里奇的新朋友拉基蒂奇顶着和马尔福教授如出一辙的发际线微笑着安慰他:“没事的拉莫斯,说不定一会巨乌贼就会把球拍到岸上了。”三人期待地看着长长的触手从水面上伸出来,卷着皮球就消失在水面上。拉莫斯扯着自己的小揪揪垂头丧气:“对不起,我浪费你们的时间了。”拉基蒂奇面带得体微笑:“没事,卢卡和我本来就要去图书馆学习的。”拉莫斯有点搞不清状况,但莫德里奇的确被拉基蒂奇拉走了,甚至还勾肩搭背的,拉莫斯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挠了挠耳朵转身走了。他倒没觉得难受,反而心里还挺开心他的卢卡终于找到了别的好朋友,天知道他有多担心别人会欺负瘦小的金发男孩,尤其是上次魁地奇比赛莫德里奇没有抓到飞贼让斯莱特林学院赢了之后,他几乎寸步不离他的小卢卡,尽管莫德里奇强烈抗议让小自己一届的拉莫斯保护自己,但拉莫斯就是假装听不见,因为这事他还和皮克大吵一架警告皮克不要多管闲事。

    可站在窗边看完全程的皮克却非常生气,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但他就是看不得每天生龙活虎和他拌嘴的拉莫斯落寞的一面。他看到拉莫斯向城堡走来,等了半晌也没见人进休息室,他决定出去和拉莫斯说说话,哪怕是吵一架。他刚走到休息室门口,胖夫人的画像就转到一边,抱着一大堆东西的拉莫斯提腿就进,皮克慌忙躲在一旁,看着拉莫斯把东西放在地上,然后不自然地咳了一声:“sese,这世上有种东西叫漂浮咒。”拉莫斯不耐烦地哼了一声:“别他妈废话杰拉德,过来帮忙。”皮克只得走过去帮拉莫斯把东西一样样拿到桌子上,他指着瘫在桌子上那一层棕色的东西问:“这什么啊?”“龙皮,”拉莫斯头也不抬地拿着魔杖在羊皮纸上比比划划,“你手工好吗geri?”皮克搞不明白手什么工,因为他身为一个小少爷还没怎么干过活,但他还是勇敢地开了口:“还...还行。”拉莫斯抬起头盯着他:“我要做一个足球,做成了带你玩。”“成交。”

    “sese你动动脑子好不好,我虽然没在麻瓜世界待过但我知道你刚用小刀切的那一片不是五边形!!!”皮克抓狂地咆哮着,他怎么都搞不明白拉莫斯看着长了那么一个灵活的脑子手怎么笨得还不如他自己的脚。拉莫斯有点脸红,因为虽然他生活在麻瓜世界但他的数学的确不好,于是他停了下来带了点羞涩地看着皮克:“这个东西我也不太清楚怎么弄。”皮克呆呆地看着拉莫斯,拉莫斯看着他,他接着看着拉莫斯,拉莫斯也接着看着他,最终两人以莫名其妙的同时脸红结束了这次对峙。拉莫斯别开眼:“但你没见过足球。”皮克连忙说是是是,然后递给拉莫斯一杯水,他们决定同时坐下来休息。莱奥早就预习完了后天的魔药课,盯着他们鸡飞狗跳地好一会儿了,他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道:“变形咒不能用吗?”拉莫斯看着皮克,皮克看着拉莫斯,拉莫斯说:“这门课我真的学的不好。”皮克说:“我没见过足球。”两人面面相觑。“那你们为什么不寻求别人的帮助呢?”莱奥好心地提供新思路,却被两人断然拒绝,皮克说:“我觉得自己动手还挺好的。”拉莫斯说:“我不能辜负好不容易从波特教授那里要的龙皮。”“......”

      晚餐时间到了,莱奥和今天突然不对骂的两人组走在一起觉得非常不习惯,他抬手拍了拍皮克的脖子:“你今天怎么不找塞尔吉奥的事了?”皮克搔了搔颧骨悄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可能是你今天让他不好意思了。”莱奥一下子抓住问题的实质。两人一齐看向和马塞洛嬉戏打闹的拉莫斯,拉莫斯依然依仗着身高优势在玩马塞洛的蓬蓬头,看起来根本没有受到下午事情的影响,“他脸皮还挺厚。”皮克带着点不知从何而来的怒气为拉莫斯下了定义。

    晚上拉莫斯带着几张羊皮纸上了楼,皮克紧随其后:“今天晚上要干嘛?”拉莫斯闷声回答:“我仔细考虑了下发现,如果这辈子我还想在霍格沃茨踢到足球就必须让你见到足球的样子。”“你说得对,”皮克不得不承认,“但你画画好吗?”拉莫斯停了下来,皮克差点一头撞在他背上,拉莫斯回头:“我会努力的。”皮克受到了惊吓,拉莫斯竟然没和他吵架,怎么回事?到底怎么了?莫德里奇的事情让拉莫斯这么失常?这不对劲,皮克暗暗想着,我要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皮克拉开四柱床的床帘,让拉莫斯把羊皮纸铺在床上,他们对视一眼,一起上了床,为了防止室友发现拉莫斯画画也这么糟糕,拉莫斯选择把床帘拉上。皮克盘腿坐在床上盯着拉莫斯因足球而变得无比明亮的棕色眼睛,心情变得轻快起来,拉莫斯丝毫没有察觉到皮克此时失常的行为,他正在为如何表达出足球的样子而极为烦恼,最终他解释道:“一个皮球,黑白的,能踢。”“......”皮克无语地看着羊皮纸上拉莫斯简练的语言下复杂的产物,一言难尽。拉莫斯扯了扯他的小揪揪,实现了另一个层面上的抓耳挠腮。最终他放弃了,他开始试图用足球的规则让皮克忘记自己绘画的失败。他对皮克说:“geri你很高,你适合做一个中后卫,如果你足够灵敏,别人踢过来打门的球你可以你用这个机会传给你的队友...”“或者踢飞让对方也无能为力?”皮克抓紧机会举一反三却被拉莫斯瞪了一眼:“这是你的基本职责,保护大门,球过来了踢飞是你最基本的要求。”皮克对足球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这玩意儿打在头上应该没游走球疼。拉莫斯对此嗤之以鼻:“那要看是谁踢的了。”皮克不相信麻瓜们这么凶残,但他长这么大也的确没去过麻瓜世界,他很认真地问拉莫斯:“sese,你暑假能邀请我去你家玩吗?”拉莫斯不明白皮克的脑回路:“你难道不该请求我吗?”他俩对视半晌,皮克低下了高贵的头颅:“对不起sese,你知道我是个...”“少爷。”拉莫斯肯定了皮克的认错态度,并表示如果皮克一直像今晚一样有礼貌他就愿意让皮克去他家玩耍甚至把他房间里的沙发让给皮克睡。

    拉莫斯看上去心情挺好,皮克就顺着话题发挥:“那莫德里奇去你家也住沙发吗?”拉莫斯抬头拍了他脑袋一下:“我们是邻居啊,他家隔壁就是我家我家隔壁就是他家,他放着自己的床不睡睡我沙发干什么?”皮克有点高兴:“他没去你家住过?”拉莫斯说:“我家有客房。”皮克更高兴了:“他不和你一起睡?”拉莫斯觉得这人简直有病:“睡他妈什么睡挤在一起不热吗?”皮克差点笑出声:“那我为什么去你家要和你一个房间?”拉莫斯被噎住了,借着翻白眼的机会理清了思路:“你是个巫师,亲爱的geri,难道我要看着你拆了我家吗?”“哦。”皮克听了解释就想把人赶下床,但拉莫斯是个喜欢和皮克唱反调的人,他坚定的选择今晚留宿在皮克床上,“是男人就和我一起睡。”拉莫斯如是说。“那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皮克随手把床上拉莫斯的大作放在床头小桌子上,然后给拉莫斯卷上被子,自己抱住了枕头。“……”拉莫斯被被子卷的动弹不得,但他还是坚持如果自己睡不到枕头的话他就会用自己并不熟练的无声咒送给皮克一床鼻涕虫。“我可不保证变出什么来。”拉莫斯对着皮克笑弯了眼。皮克只好选择和拉莫斯同床共枕。

    感觉还行。两人进入睡梦前同时想着。

    

     

    

  

评论(10)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