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局下半

whatever

【皮水】求你离我远点 中

我竟然日更

#灵魂伴侣梗

私设:灵魂伴侣们在意识到爱上对方之前都会有不同症状出现,比如在见面之后一段时间里老是很倒霉鸭,生病不断鸭,突然攻击力爆炸鸭等等等等。私设如山

   拉莫斯闷在被子里,听着马塞洛试图悄无声息地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结果自己被拖鞋绊了一跤的动静差点笑出声,老实说他并没有感到特别的伤心,他早就预料到是这样的结果,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爱上那个脑仁就像剑龙一样大的熊玩意儿,也许就是因为单纯迷信灵魂伴侣这件事才老是催眠自己会爱上他。对,就是这样。拉莫斯忽略了自己为了验证是否真的爱上某人而平生第一次自己剃了头发这件事,有时候假装忽略事实也许会更好过一些。拉莫斯睁开眼睛眼前漆黑一片,但他还是一想起那双蓝得甚至透露出点纯情的眼睛就会有点心痛,他还是想要那头蠢熊的爱。终于,他把自己从被闷死的边缘解放了出来,他回头看着马塞洛有点担忧的脸,笑了一下,并认真说道:“睡吧,明天还要早点回去训练,今天我们输得很遗憾。”顿了顿又说:“不要担心这个了,我不在意的。”马塞洛一言难尽地看着拉莫斯翻了个身认真睡觉的背影,一句我操梗在喉咙间千回百转最后消没声息。

     拉莫斯不想谈论这件事,在面对灵魂伴侣这件事上他一直以轻蔑的态度看待那些为了灵魂伴侣叽叽歪歪死去活来的男男女女们,难道有了灵魂伴侣就不会爱上别的人了吗?难道在遇见灵魂伴侣之前就不会爱人了吗?拉莫斯在熄灯后的黑暗中翻了第二十次白眼,但即使是他也不能不承认世界在他发现他爱皮克前和爱上皮克后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至少是可以心无旁骛地思念着一个完全不领情的蓝眼睛熊玩意儿入睡了。拉莫斯在翻了第二十一个白眼后把自己带入了梦中。

     在飞机上,就连藏在行李舱的克里斯的美黑膏和发胶都能感觉到拉莫斯的不对劲了,众人相互使眼色,担忧地看着耳机根本没插到它应该咬合的地方结果开着外放在听打雷声的队长,拉莫斯看上去很严肃,按理来说他们不应该去打扰他,毕竟昨晚输球的原因真的让人头疼,但坐在拉莫斯身旁的克罗斯也是真的需要在飞机上补觉,他的眼袋都要掉到肚子上了,“hey,塞尔吉奥,你的耳机...”克罗斯还没说完拉莫斯就把耳机连着手机一起交到他手上,克罗斯看着他恍惚的棕色眼睛,默默地将手机关机。马塞洛打算等飞机落地就要和拉莫斯好好谈谈,什么玩意儿好好训练不在意,这人说话怎么像放屁似的。

    “闭嘴马塞洛,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没心情。”拉莫斯面无表情地拉起行李就走,匆忙的背影很有种落荒而逃的意味。但下一秒贝尔用并不熟练的西语拦住了他:“我们..只是想要你的头发变得平整一点。”就连齐达内都点了点头并表示如果拉莫斯不介意的话甚至可以一起加入光头三人组。

    拉莫斯的脸红了,但他依然紧绷着脸,他看着他的队友们,发现就连瓦拉内都对齐祖的建议跃跃欲试的时候他重新戴上了帽子。

     由于这次的球输得邪门,没人想着要去责怪拉莫斯,而且球迷们对于此次事件的评论大致风向竟然是希望拉莫斯能和皮克不在国家队的时候也要保持良好的社交关系,在场上不要因为私人恩怨或者这样那样的原因输掉比赛。“纯粹就是偶然!!!!谁能想到他那莫名其妙的跑位???”愤愤不平的拉莫斯如是说,然后对上了马塞洛深以球迷意见为然的表情。看见马塞洛,拉莫斯就很不自在,事实上他宁愿转会去巴萨打篮球都不愿意回忆起昨天晚上的一切,而主要原因就是那个带着色情意味并且主角两人是他和他该死的灵魂伴侣的梦境。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不愿意承认他是下面那一个并且还在梦中为之感到由衷的快乐。这是他发现自己可能爱上了皮克和确认自己爱上皮克之后第一次认识到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情还要堵上自己的尊严这个事实。在这一刻他是切实地恨着皮克的,他不该承担这一切,他只是遵从自己的心爱上了一个人而已。哪怕他这辈子都不会有回应。马塞洛拍了拍拉莫斯因训练汗湿的肩膀,认真地告诉他他不应该把自己的感情生活想得如此悲情,皮克只是迟钝并不是情感缺失。拉莫斯对此持有保留意见。

     “我是真的很好奇你们是怎么...”马塞洛比划了个手势,挤眉弄眼,“搞到一起的?”拉莫斯看着他,脑子里瞬间闪过皮克细长的手指毛茸茸的脸颊蓝得惊人的眼睛,又不合时宜地想起皮克在庆祝胜利时汗湿的身体挤向他的样子。拉莫斯不自在地在草地上扭了扭身体,顺便别开了与马塞洛接触的目光:“不知道。”顿了顿又说:“我不知道。”我们也没搞在一起,他把这句话咽在肚子里,仿佛这样就可以从某种程度上强迫皮克承认他们已经搞在一起了一样。
      
     再有半个月就要进入冬歇期了,拉莫斯决定从社交网络暂时消失,离与皮克互怼的生活远一些,既然皮克都那么说了,面对可能到来的爱情,拉莫斯选择保住自己的老脸。但这也同时大大增加了他出现在别人镜头下的几率,马塞洛以队副的身份通知除了队长以外的所有人无论拍什么都要带上队长本人的一部分,哪怕是半个头发没长齐的后脑勺,大腿纹身的一串字母和一小片长得很周正的指甲盖。马塞洛坚信多出现在某人面前会增加拉莫斯在他心中的好感度。但拉莫斯实在是忍无可忍尽管他暗中为马塞洛的助攻开心,但是他也不想让自己翻着白眼的上半张脸老是出现在别人呲着大白牙一脸春天还会远吗的照片中,那真的很丑。

     但马塞洛第十次从夜店中发现拉莫斯喝着凉水坐在窗台惆怅地望着月亮时,他出离的愤怒了:“sese你这样做是不对的,你明明就很想和他说话。”拉莫斯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好啊,那我们谈谈。”马塞洛真的想锤爆眼前这个口是心非的男人的脑壳。但他还是坐了下来,语重心长:“发现问题才能解决问题,所以告诉我你在想些什么?”

     “你相信灵魂伴侣吗?”拉莫斯很认真,“有那么多人一生都没有见到过自己的灵魂伴侣但过的还是很快乐,他们也会爱上别人,也会被别人爱上,灵魂伴侣可能只是一种最优选择,离开了也就离开了,总会有更多的选择出现。”马塞洛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但总觉得套用在现在的拉莫斯身上有点奇怪:“所以你为什么爱上他?”拉莫斯沉默了,他只是偶然发现自己的毛发在见过皮克后会有一个突然旺盛的时期,脾气突然极差,而皮克则是会开始接二连三地倒霉。在接二连三地嘲笑过皮克的蠢样后,拉莫斯的心里还会为皮克遭受的事情难过一会儿。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开始对巴萨的后卫投入过多关注,有时甚至差点在粉丝拍的皮克翘臀的照片下点赞。再后来就是这次胡乱剃头发的事情来验证自己是否真的已经爱上那只大头熊。但他面对马塞洛的表情却说不出口,他真的很羞于将自己的情感困境告诉别人,更别提这些年来他流连花丛表面上日天日地但实际上还纯情地相信着也许哪个和他上过床的姑娘就是他的灵魂伴侣,然后他要娶她回家这种事情。他已经三十多了,成年人就要有成年人的样子,对他来说在这种事情上磨磨唧唧的时间已经太长了。

     马塞洛看着拉莫斯脸上变幻莫测的神情,决定不能让这个男人走上歧路,鬼知道这比皮克大不了多少的脑仁能想出什么东西来敷衍它自己。马塞洛清了清嗓子:“你还记得那个有关灵魂伴侣的事情吗?”拉莫斯的脸上重新恢复了平静,他点了点头,但马塞洛下一秒说出的话还是让他意想不到:“你有注意‘灵魂伴侣在意识到自己爱上对方之前’这句话吗?这就意味着灵魂伴侣只能是双向的,并且这也说明皮克早就对你抱有相同的感情只是他自己并没有发现而已,他需要一个契机让自己明白自己真正的想法。”拉莫斯一掌拍在马塞洛的后背上:“得了吧马塞洛,少他妈在这儿给我抠字眼。”但他还是开心了起来,推开面前的凉水点了一杯百利甜。马塞洛今天也对拉莫斯一言难尽。
     
     
     
    

     
     

  

  
    
   
   

评论(3)

热度(163)